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乐文吧 >> 我的竹马是渣攻 >> 番外二 缝隙

商务会谈冗长而无聊, 双方进入胶着状态。会议主持适时提出coffee break,陈又涵抄起火机和烟,一边走一边给叶开打电话。

他最近因为做梦和时差的缘故, 作息很不规律, 陈又涵心疼他, 晚上设置睡觉提醒, 音响提前半小时播放助眠白噪音, 泡澡的精油也全部换成了薰衣草——他以前真的很烦这个味道。

屏幕亮起, 显示出是上午近十一点, 无论如何也该醒了。

嘟声响了五声才被接起, 电话那端传来一道倦怠的声音,

叶开眼睛都没睁开, 双眉间蹙得很紧。

“又涵哥哥。”他翻了个身,把白色的被子半压在了身下。

“还没睡够?”陈又涵微诧,烟咬在嘴里都忘了点燃。刚刚在会议上暴躁不善的眉目此刻深沉温和,带着隐约的无奈和宠溺,“怎么回事?要不要让医生来看看?”

叶开从小就很少赖床, 别人上学都要家长从被子里扒拉出来,周末上补习班更是。但他回回都比课表提前五分钟,任教老师上门来,一推门就看到他穿一身小西装一本正经, 小小的身子坐在椅子上两脚都悬空, 小手在大腿上默背钢琴指法。

叶开“嗯”了一声,鼻音很重地说:“我没事。”

听筒里传来打火机的声音。陈又涵点起烟, 听到叶开没头没尾地说:“我打架了。”

贵宾厅里没有人, 因而没人看到陈董事的失态。他刚搭上的二郎腿立刻放下, 夹着烟的手握着休闲椅的扶手, 是一个几乎要起来大步冲出去的态势。直到叶开补充说“在梦里”,他才重又松弛了下来。

烟灰都烫到了自己。

陈又涵把烟重新抿回嘴里,骂道:“讲话不要大喘气。”

叶开忍不住笑:“你的电话来得很是时候,否则在梦里我都要过失杀人了。”

陈又涵单手支着太阳穴,一上午缓慢的进程所带来的烦躁尽数被抚平,他笑了一声,夸他:“真厉害。”

秘书敲门,推开半道门缝后见陈又涵在打电话,提醒顿时变为无声的——她抬腕指了指表盘,又无奈地耸了耸肩。

陈又涵瞥她一眼,点点头,对电话里的叶开叮嘱道:“晚上前不许再睡了,听到了没有?”

叶开嗯嗯应得乖巧,挂断电话去冰箱里取了一瓶斐泉。不知道是不是刚睡醒的缘故,打惯了球的手竟然绵软得连瓶盖都拧不开。他转了转肩胛,觉得浑身有种莫名其妙的酸疼。

等喝上第一口水,站在中岛台前就那样发起了呆。

与往常不同,梦里的细节并没有随着醒来而流逝。

他冲了进去,他踹翻了一个人高马大用手肘撞击陈又涵后颈的十二中队员,他一拳拳把那个人的鼻梁骨都打歪,血糊了那人满脸;他膝盖压着胸口不让他有抵抗之力,别人怎么拉都拉不开;他还把试图浑水摸鱼的十二中老师给撞了个趔趄,对方脸都气歪了。

天翼校队一拥而上试图拉开十二中暴虐的众人,结果也被迫加入混战。对方单方面的恶意挑衅演变成一场无法收拾的两校群殴。

一片混乱中,他挨了好几拳,被陈又涵用力推了出去。

“你他妈的!”陈又涵额角上流血,高挺的鼻梁上蹭的不知道是谁的血污,他呸了一口,吐出铁锈味的血沫,眼底一片狠戾发狠怒吼:“有你他妈什么事?”

叶开拎起领口狠狠擦过带血的嘴角,简短飞快地说:“我喜欢。”

陈又涵半转过身,只看到他瘦削的穿着白T恤的身影大步向前,抬手稳稳接住了对方狠抽下来的网球拍。

眼里都是意外。

认识叶开时间不长,交际也不深,属于食堂碰到连打招呼都可有可无的那种。但有一点认知从未变过,那就是叶开这种人,漂亮,矜贵,是需要远远地高高地安放好保护好的。陈又涵根本没想到他竟然会打架,而且还……身手不赖。

省训中心尖锐的哨声刺破回忆,把叶开带回现实。他目光回焦,发现是门禁电话在响。

他接起,屏幕上显示出一张陌生年轻的脸。对方自我介绍是陈又涵的私人医生,受陈又涵嘱托上门问诊。

叶开换好家居服的当口,电梯门正好打开。医生姓陆,长相儒雅,精英的气质都被收敛,看着很靠谱。

他是心理学精神科的领域,听了叶开的梦也觉得有趣,倒没有开什么实质性的药,只让叶开放宽心。想来心里对陈又涵的小题大做是有点哭笑不得的。

“梦是意识的投射。”他饮下杯中最后一口温水,起身与叶开握手,“都说梦想成真,其实未必是梦里想的东西在现实里成了真,现实里找不到出口的东西,如果在梦里找到了出路,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陈又涵晚上有应酬,抽空给叶开打电话问了下看诊情况,知道没什么问题便放下了心。等回家已经过十二点,音响里流淌的是下细雨的沙沙声,灯都没开,只有一盏阅读灯亮着,叶开窝在休闲椅里,膝盖上摊着相册。

陈又涵脱下西服,一边单手解领带,一边向他走去:“怎么又在看照片?”

叶开在灯光下抬眸看向他,抽开领带结的手指骨分明,无名指一枚银色戒圈勾勒。他放下相册,走过去凑在他嘴角亲了亲,抬手帮他解衬衫扣子。

陈又涵失笑:“不安好心。”

而后便拥吻住了他。

叶开感觉自己身体一轻,被陈又涵轻而易举地托起。腿勾住他结实的腰腹,手环着他的脖颈,叶开垂眸看他:“又涵哥哥。”

叫一声,低头亲他。

唇瓣缠绵几许,分开,却又分得不那么开。叶开近在咫尺地望进陈又涵眼眸里,又叫他:“又涵哥哥。”

声音更轻了些。

陈又涵托抱着他,很稳。吻着的时候,大手就那样揉握着叶开的腰侧,和更丰满的身体部位。叶开被他撩拨得不行,陈又涵却又放下了他,“不行。”拒绝得温柔但没有回旋余地。

叶开精神不好,他舍不得。

睡前活动突然就从少儿不宜变成了讲故事。陈又涵把人圈坐在腿上,下巴搭着叶开的肩膀,继续回忆他高中时候的照片。叶开的心思却不在上面。他突然问:“那时候出柜很难吧?”

陈又涵的指腹在画册上停留,继而翻过一页。回答的语气漫不经心:“打几次架就好了。”

“几次?”叶开故意问。

陈又涵笑了一声,指尖在他脸颊上弹了一下:“记不清了。”

叶开不依不挠:“怎么打的?”

他心里隐约有答案,直到听到陈又涵半笑着说:“当然是一个人打啊。”

相册正巧在市青训的决赛上,画面中的他单手灌篮,对手前锋被他撞得摔在篮下。

“最厉害的一次刚好在市青训,练习赛上打起来,后来出院后被教练罚跑四十公里。”

“他凭什么罚你?”叶开语气不善,眉头紧拧。

他把梦和现实搞混了。梦里的陈又涵是被挑衅,现实怕不是陈又涵压着对方揍。

陈又涵站在成年人的角度客观讲理:“虽然是对方先说垃圾话,不过还是我先动的手。”

“然后两个学校就开始打群架?”

陈又涵一怔:“群架?”勾了勾唇,“当然不是,是我一对五。”

叶开蓦地心口一抽,他磕绊了一秒才问:“怎么会?”

“同性恋在篮球队怎么可能有什么好待遇。”陈又涵不多说,只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他一句话切断了叶开的侥幸。叶开模糊地想起梦里的片段,画面里的陈又涵独来独往,在学校里看上去又凶又顽劣,但往来的也不过就是杜唐和施文。集训这样的集体生活,陈又涵多数时候也是一个人。他连跑圈的时候身边的队列都是空的。

陈又涵从没有提过,叶开在梦里看到了,也没有注意过。

“喂,”陈又涵哄他:“什么表情啊,没那么可怜。”

想了想,转移话题问道:“今天梦里打架,打赢了吗?”

叶开“嗯”了一声:“地板上都是血。”

陈又涵挑眉:“够凶的啊。”又问,“梦到什么了跟人打起来?”

“梦到球场上有人欺负你。”

陈又涵没预料到这个回答,眸中闪过意外,半晌,他没什么情绪地笑了笑,在叶开唇边啄吻了一下,低声道:“果然是个好梦。”

·

省队医务室包扎得无比利索,陈又涵额头上缝了几针包了纱布,其余伤处擦了碘酒。十二中七号没这么幸运,被救护车推进了医院。人有没有事尚且不知道,陈飞一那边已经安排好了私了金额。

处理好伤出来,两人被天翼带队老师罚站。到底还是占了长得好看的便宜,没舍得让他俩在大太阳底下晒着,只让在看台罚站,罚一个小时后去跑圈,四十公里。

叶开仍想问凭什么,念及下辈子性/福两说的七号,默默地把这话咽了下去。

两人在雨檐下站了会儿,站不住了,没个正形地蹲下。

陈又涵摸了下额头,叶开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随口道:“不会留疤。”

老师过来巡查,哨声一响,骂骂咧咧的声音顺着传出老远:“谁让你们蹲了!给我站起来!”

叶开觉得自己血亏,梦里的自己不仅打架,还受罚,还写检讨,什么好学生的底子都给丢没了。

陈又涵果然笑起来:“以为你跟其他好学生差不多,没想到打起人来还算有两下子。”

叶开仰头看着顺着雨檐延伸出去的晴空,扔直球:“那是不是可以多喜欢我一点了?”

陈又涵转过脸不看他,冷酷而慢条斯理:“想多了。”

“杜唐才不会为你打架。”

“他会。”陈又涵对此倒挺笃定。

叶开吃醋,但又有胜利者的姿态,从容地说:“可惜,现在站在这里的是我。”

陈又涵终于扭头看他,见他过分好看的脸上被拳头擦破了几道伤口,半仰着头的样子淡定无比。因为察觉到目光而做了个回眸的动作,清澈的瞳眸里似笑非笑。

云雀从树梢飞走,叶开眸光微抬,余光里,教练正在血虐队伍,哨声穿透湛蓝天空下的云团,回荡在空旷的午后省训中心。

他靠近陈又涵,手撑上他身后的红砖墙,低声问:“看到我冲过去,你高兴吗?”

明明比自己要矮上几厘米,陈又涵却不知道为什么叶开总有一种笃定从容,甚至深沉。

他好像只把一切当游戏,淡漠,戏谑。在这场游戏里,他对周遭的所有都漫不经心,唯独对“陈又涵”三个字认真。

陈又涵靠着墙,双臂抱胸,运动裤下的长腿交叠,一腿屈膝。虽然被叶开逼进了方寸之间,但他老神在在,锐利的双眼与叶开对视,大方承认道:“有爽到。”

叶开抿唇,一点笑意偷跑出来。

他想,人在十八岁时总是很勇敢。

陈又涵的出柜,他的出柜,算一算,他们的勇敢差了十六年。

孤军奋战的时候,真的很寂寞。

叶开更近地凑近他,无视教练的怒吼,借位,彼此的眼神错落又相融,直直地一直到对方心里。

“又涵哥哥,我可以陪你一起勇敢。”

教练的脚步到了,叶开在陈又涵的唇上蜻蜓点水地触碰,又若无其事地回撤。

教练的目光古怪,虽然克制,但仍有猜测,骂骂咧咧道:“搞什么!让你们罚站,在这里给我讲悄悄话?!要不要给你们去广播室聊啊?!”

陈又涵无视,他单手撑地跃下高高的看台,如一阵风。

从叶开的角度看,十八岁的烈阳下,暗红色的橡胶跑道上,这道身影寂寥而渺小。

但声音却很稳。

是陈又涵稳稳地说:“我记住了。”

教练气急败坏:“记住什么记住!”

第二天训练,陈又涵套上了那只白色的护腕。

※※※※※※※※※※※※※※※※※※※※

明天这个番外收尾啦,之后还有两个短番外,都是单篇结束。

这几天比较忙,更新不太规律,给大家鞠躬

喜欢我的竹马是渣攻请大家收藏:(www.lwbaba.com)我的竹马是渣攻乐文吧更新速度最快。

我的竹马是渣攻最新章节 - 我的竹马是渣攻全文阅读 - 我的竹马是渣攻txt下载 - 三三娘的全部小说 - 我的竹马是渣攻 乐文吧

猜你喜欢: 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小同桌和你的年年岁岁你多哄着我白日梦我他很撩很宠完美关系谭少很忙[娱乐圈]幽灵BOSS玫瑰色重生空间豪门宠婚被迫嫁给男神他很好很好你是豪门我是大神呢幽灵酒店[综]金木重生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腹黑和腹黑的终极对决替身真理握在谁手上明星私房菜[直播]繁花盛宴心底温柔是你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我去封个神回到过去
完本推荐: 扫描你的心全文阅读网红大神是萌宠(星际)全文阅读小先生全文阅读总有辣鸡想带我飞全文阅读悍夫全文阅读幽灵酒店全文阅读傻了吧,爷会飞!全文阅读一问仙机[修真]全文阅读[古穿今]你那么妖娆全文阅读贵妃起居注全文阅读无名大巫全文阅读庶女攻略全文阅读归途全文阅读降物全文阅读我夺舍了魔皇全文阅读虐渣剧情引起舒适全文阅读狼的爱恋全文阅读有只海豚想撩我全文阅读大宋小吏全文阅读庶子风流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古神帝我真不是大魔王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大国体育从1983开始他从地狱里来大佬的小祖宗她又甜又野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全职公敌医者无眠妃常风流:太子请束手就擒紫藤花游记重生真的很淡定恋语集:织梦书我在心间种神树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万族之劫承平伯夫人的客厅今天磕到天选大佬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奥特曼游诸天进击的后浪道长去哪了风来云起恶魔就在身边风萧萧兮忆瑾容觅仙道豪门顶级大佬非要娶我婚后成大佬的掌心宠

我的竹马是渣攻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的竹马是渣攻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的竹马是渣攻txt下载手机版 - 三三娘的全部小说 - 我的竹马是渣攻 乐文吧移动版 - 乐文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