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乐文吧 >>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 庄生晓梦迷蝴蝶(五十)

庄生晓梦迷蝴蝶(五十)

捅了谢溅雪之后, 桃桃头也不回,径自离开了凤陵仙家。

她觉得很累, 桃桃疲倦地想,好像从来就没这么累过。

这一路走走停停,随便找了个客栈住了下来。尽量不去想常清静和谢溅雪这些破事。

她其实是对李寒宵有些好感的,宁桃坐在椅子上,眼睛有点儿发酸,尽量不让自己没出息地哭出来,只是小声啜泣。

她对李寒宵其实是有些好感的,一个长得好看对自己又好的少年, 谁会不喜欢,她甚至都以为她移情别恋了李寒宵, 已经彻底从暗恋常清静这段阴影中走出来了。

那天晚上李寒宵喝醉了说他有个喜欢的姑娘, 她便将自己的心意埋藏在了心底没有多表露出来。

可谁能想到李寒宵竟然是常清静的半身。

这让宁桃觉得自己就是个傻逼,两次都栽在了同一个人手里。

哪怕她能理解常清静的动机, 她也无法原谅他。

一想到这段时间自己在常清静面前的所作所为,就感觉几乎要被一阵难言的, 窒息的尴尬吞没了,桃桃抓了抓头发,眼泪啪嗒嗒直往下掉。

这几天里,宁桃一直都没从客栈出来。不过, 这附近是凤陵仙家,客栈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修士, 她还是得到了点儿消息,说是他们搞出的动静影响到了谢迢之, 谢迢之提前出关, 转头派人去追常清静, 而常清净重创了谢溅雪之后,却已经从凤陵逃走了。

……

目睹宁桃扶着谢溅雪离开之后,常清静缄默了良久,也转身离去。

少年面色苍白,捂着血流不止的左胁,咬紧了牙根,常清静眼眶微红。

为了谢溅雪,桃桃捅了他。

她……为了谢溅雪,不惜捅了他一刀。

虽然早就做好了被宁桃发现真实身份的准备,这一天的到来,却还是让他慌乱无措。

时至今日,常清静骤然明悟,哪怕是以李寒宵的身份同她成为朋友,相处数月。在宁桃眼里,只要和“常清静”这三个字牵扯上关系,都是一文不值。

常清静死死地抿紧了唇,跪倒在一汪水潭前,看着水面上倒映出的少年。

戾气横生,披着一身鲜血,唇瓣干裂,双眸无神,犹如一抹幽魂,一具行尸走肉。

他是真的想对她好的。

常清静睁大了眼,努力让眼里的泪水不落下来。缓缓地弓起了脊背,跪在水潭前,蜷缩得像个虾子。

她就像他少年时不甚在意摔破的琉璃瓶,他笨拙地,使用一切方法,想要将这碎片一片片重新拼起来,哪怕割得手上鲜血淋漓。

他不愿奢求更多,他真的……想和桃桃重新做朋友。

闭上眼,少年浑身颤抖起来,满脑子都是当初少女坐在船头,拍打着水花,红着脸大声唱歌的模样。

霞光落在她发间,水花惊起芦苇荡中无数的飞鸟。

他想,他得去道歉。

常清静浑浑噩噩地站起身,努力静下心。

天际乌云滚滚,狂风大作,似乎是要下雨了。

他不放心她,一直都在她袖口留有特殊的香粉,循着这股若有若无的香气,常清静在客栈前停下了脚步。

他乌发披散在腰后。昔年作为蜀山小师叔,他最为注重仪表,向来一丝不苟,此刻却如同孤魂野鬼。

站在走廊上,常清静抬手扣响了其中一扇门。

屋里安安静静的,并没有任何回应。

常清静低下眼,唇瓣微颤,耐着性子,继续去敲。

咚咚咚——

不对劲。

少年站在门前,猫眼迷惘。

怎么没有任何动静?哪怕桃桃真的恨他至此,也不至于没有任何动静。他五感极为敏锐,很快就察觉到了门缝内传来的一阵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常清静面色陡然一变,挥剑一剑劈开了面前的门。

入目是一扇素面屏风,地面上一片水渍。

门一开,浓厚的血腥味儿几乎是争先恐后地钻入了鼻腔中。常清静眼珠转了转,心跳顿住了,喉口仿佛也被什么堵塞了,愣愣地看着这扇素面屏风。

手脚僵硬地缓缓绕到了这扇屏风后面。

“轰”地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从他脑中炸开,常清静的唇瓣抖得愈发激烈,鬓发散落,视线模糊。

他看到了桃桃。

少女衣着完好的泡在了浴桶中,她明显是精心打扮过的,穿上了那件已经许久未穿过的蓝白色校服,梳着初见时的马尾辫,鼻梁上架着眼镜,手上戴着星星手链,背着大书包。

那只有些滑稽的,叫做HelloKITTY的白猫挂饰垂在书包边缘,浸没在了水里。

手腕无力地搭在身上,鲜血顺着手腕上的刀口往外汩汩流着血。

血液飘向了水面,很快便与水融为了一体。

宁桃整个人都浸泡在了血水里,她栗色的长发柔顺地贴在脸上,神情几乎是安详的,或者说冷静。

心脏剧烈地收缩,常清静唇瓣哆嗦得厉害:“桃桃。”

“桃桃。”

他一剑劈开了木桶,试探她的脉搏,企图帮她止血,却察觉到腕上另有一道凛冽的刀气,不断撕扯着伤口,与他的灵力相抗争。

常清静不再犹豫,一边拦腰抱起宁桃冲出了客栈,往宁桃身上灌输灵力,一边往就近的医馆而去。

天际一声响雷,大雨倾盆而下,街上隐隐传来众犬吠叫之声。因着是傍晚,又下了这么大的雨,街上门户紧闭,唯有门前悬挂着的牛皮纸灯笼,照出拳头大的烂黄色的光晕。

她手腕上的血还在流,常清静的状况也没好到哪儿去,他左胁下的刀伤崩裂了,鲜血从布料中渗了出来。

两人身上的鲜血交融在一起,汇聚成一道儿,仿佛亲密的相拥,但很快又被滂沱的雨水冲刷了一干二净。

灵力灌注入少女胸口,却恍若泥牛入海,毫无反应。有好几次,常清静几乎疑心她已经死了,颤抖着手指忙去探查她浅薄的呼吸,脚下未曾留意,直直地跌了个跟头,摔得头破血流。

雨水打湿了头发,常清静撑着湿滑的青石板路,忙爬起来,跪倒在地上去检查宁桃的情况。

刚刚这一跤,她从他怀里摔出,一头磕在了地上。

常清静狼狈地扶正了她的脑袋,双臂将她揽得更紧。跌跌撞撞地又往前继续跑。

他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的虚弱和无力。

少年苍白的唇瓣抖得厉害,猫眼前朦胧着一层水汽,失去了焦距,表情看上去几乎快哭了。

如果他没有分出半身,如果他没有执意追杀谢溅雪……他不至于修为损耗如此,不至于连抱着她架起剑光飞越而去都做不到。

身上单薄的衣袍被雨水淋湿了,又湿又重地黏着肌肤,透着股渗人的凉意。

常清静抱紧了宁桃,又用力擦去她脸上的雨水,往怀里抱紧了点儿,尽力想替她挡雨。

他不能再失去她了。

常清静惶恐不安地想,他曾经亲手杀了她,而如今又杀了她一次。

将湿漉漉的头顶埋入了她脖颈间,眼泪顷刻间淌了出来,常清静呜咽了一声。

哪怕这么多年过去,哪怕他成了世人眼中的归璘真君,他突然意识到,在宁桃面前,他依然是当初那个总是将事情搞得一团乱的无能的少年。

这是他这一生中,所跑过的最漫长的路,所经历的最黑的夜。

青石板路一经雨水冲刷,石板上的青苔湿滑不堪。他跌跌撞撞的,好几次都要摔倒。寂静的长街上,仿佛是亡者的街道,除了几声犬吠,就只剩下了他踉跄的脚步声,恐惧的喘息声。

……

医馆内亮起了烛火,常清静僵硬地坐在长凳上,看着面前人来人往,呼吸间是草药微苦的气息。

有医女好心地递给了他一杯热茶。

蹲在他面前柔声问:“别担心,这姑娘没事儿了,这是你什么人呀。”

常清静喉口一滞,他发觉他竟然找不出任何一个词来形容他与宁桃之间的关系。

曾经他们是朋友,而现在——

常清静垂下眼,低声道:“她是我的好友。”

“你知不知道这姑娘为何寻了短见?”医女皱眉问。

这姑娘在自己手腕上留下一道刀气,明显是死志坚决。

常清静艰涩,嗓音几乎快渗出血来:“不知道。”

或许是因为得知了李寒宵就是常清静,可他心中却冥冥之中否认了这个答案。曾经在客栈所看到的画面在眼前分崩离析,伴随着谢溅雪的嗓音在耳畔不断回响。

——“我想你也看出来了……她一直想死。”

——“我知道,在她这副生机勃勃的假象之下,是一颗怎样矛盾痛苦挣扎的心。这都是你害的,你害了她,害她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到如今不得安宁,日日想死。”

——“你亲手杀了她不说,又自欺欺人,将她困在蜀山。你所做的这一切与其说是为了弥补她,倒不如说是让自己心理好受一点儿。她为了应付你,又要每日做出这副乐观向上的模样。她自己都活得生不如死,却还考虑你的心情,怕你疯,怕你入魔,愿意和你从头开始。”

——“你也知道你害她日日想死,所以你幻境中看到了她一次又一次自戕于你面前。伤害既已造成,弥补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好受一点儿的自欺欺人。不论你做什么,这道疤还在,永永远远一直都在。”

桃桃好像做了个梦。

梦里是她们学校校门口,刚刚放学,校门口的电动伸缩门一打开,大家如潮水般涌出,三三两两,或是步行,或是骑着电瓶车,有说有笑。

她看到了她同桌、前后桌,他们嘻嘻哈哈地笑着,有的在捧着手机打着农药。有的手里捧着奶茶,嘴里叼着烤肠。

她穿着身柿蒂花的齐胸襦裙,扎着双髻,站在校门前,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回过神来之后,疯狂地迈动步子,啪啪啪地往前跑,一边跑一边挥手,喊他们的名字。

可他们却像没看到她一样。

她急得满头大汗,在他们面前使劲儿蹦跶。

终于,她同桌王怡文好像看到了她,惊讶地问:“你是谁啊?”

“我、我是宁桃。”

王怡文:“你骗人,你穿越来的古代人吧?你压根就不是桃桃,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她……她的样子?桃桃茫然地想。

伸出手看了一眼,看到了一截轻薄的纱袖,又低头看了眼自己这柿蒂花纹的裙摆,摸了摸梳着发带的双髻。

桃桃一个哆嗦,冷汗顷刻间冒了出来。

“你和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王怡文说完这句话就走开了。

她哭着喊:“我真的是宁桃!”一边用力地去扒拉发髻上的发簪和发带,去脱身上的襦裙,只穿着身单衣,在校门口大哭,胡乱喊着他们的名字。

“王怡文!!”

“周彤!!”

“叶昊!张明宇!!你们等等我!”

我真的是宁桃。

我不是穿越来的,我不是古人。我是宁桃,是三中的学生宁桃。求求你们不要丢下我,我不是穿越来的异类。我回来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

宁桃是哭醒的。

别丢下她,她不是异类。

睁开眼的刹那,猛然间钻入鼻腔的是微苦的草药味儿,桃桃有一瞬的恍惚,目光所至之处,是古色古香的陈设,不远处摆着一架红木大药柜,有学徒正在往称草药,柜台前高高堆着几个草药包。

桃桃动了动手指,顺着手臂看去,手腕已经包扎妥当了。

一股强烈的,无法言喻的,深重的绝望在那一刻猛然席卷了宁桃的心扉,桃桃空洞地睁着眼,仰躺在床上,灵魂连同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

她心里好像在尖啸,在疯狂的大哭大叫,然而她嗓子却好像被堵住了,喊不出口,只能将这锐利尖啸吞进肚子里,扎得她鲜血淋漓。

桃桃沉默地直起身子,泣不成声。

她没有回去,她又回来了。她宁愿王怡文她们不认得她,她也不想待在这儿了。

眼角余光一瞥,宁桃看到了李寒宵。

李寒宵,或者说常清静,少年浑身上下湿透了,乌黑的发丝紧贴着肌肤,面色苍白得像雨夜中的鬼,唇瓣青白毫无血色。

“桃桃。”少年嗓音发颤,眼神空洞,眼角泛红,像是想要看她,又不敢看她。

桃桃默默蜷缩起身子,想努力收回眼眶里满溢的泪水:“嗯。”

“不关你的事。”桃桃低声说,“我只是……只是太想回家了。”

常清静走近了点儿,却听到少女冷静的嗓音:“你走吧。”

常清静眼底好像有大片黑暗蔓延开,浅淡的眸子泛着点儿深深的红,眼睛红得像个兔子。少年浑身一颤,就像是兔子竖起耳朵一个哆嗦。

桃桃颓然地用手捂住眼皮,涩声道:“常清静,我是真的喜欢过你的,特别特别喜欢。我当时想要引起你的注意,做了很多蠢事,比如我故意唱那些山歌,后来我想想,又特别厌恶自己的肤浅和愚蠢,特别是苏甜甜出现之后。”

桃桃哭着说:“你知道当时甜甜和我说什么了吗?她说她喜欢你,要我帮她追你。我也喜欢你啊,但是我不敢开口说,三个人的感情,好像晚说出了一步,就成了和朋友抢男人,就成了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那次我们学不动山岳的时候,甜甜跑出去了,你知道当时我看到了什么吗?我看到了她抱着你。我那时候真的特别羡慕甜甜,羡慕甜甜敢开口,敢大大方方地说明白自己喜欢你。”

常清静睁着红通通的眼,狼狈地扭过了头,宁桃每说一句,他呼吸就停滞了半分,仿佛呼吸进去的不是空气,是刀片。

他并不知道桃桃当初是这么想的,少年精神恍惚地想,倘若他一早就知道,他们之间再不济是不是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我看到了你们两个越走越近,你一点一点被甜甜吸引。你们两个当时总爱吵架,吵起来的时候眼里就只有彼此,但我当时真的特别羡慕,羡慕甜甜的活泼和肆意,活得大方,不像我,活得这么局促。”

“其实我也不想把自己弄得这么尴尬,像个怨妇,毕竟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但我一直想想问你,”桃桃抽泣了一声,红着眼问,“你们两个吵架的时候有留意到我吗?有留意到被你们甩下的我吗?我当时就跟在你们后面啊。”

“你说把我当朋友,可是你一次又一次都在放弃我。拍卖会那会儿,我拼了命的祈祷,希望你能来,你没来,还好我碰到了楚昊苍。”

然而,楚昊苍的下场两人不用说,也都知道。

“冥婚那次,我坐在轿子里拼命祈祷你能来,你还是没来。”

越说,桃桃语速就越快,嗓音几乎有些尖利。

眼前发黑,桃桃深吸了一口气,企图冷静下来继续说,却没有留意到在她这一系列言语之下,常清静眼神空洞,仿佛踩在了钢丝上的人,稍有不慎,便要坠落万丈深渊。

从宁桃复活起,她便一直有意无意地在粉饰太平,她的“不在意”,甚至让周围的人都以为她看开了,就好像她遭受的痛苦淡化了。

现在,她将过往的伤疤血淋淋地揭开,疼得常清静死死地咬紧了后槽牙。

小姑娘崩溃大哭:“常清静,感情这种东西是会消耗的。我真的很难受,复活之后,我每天都想死,我一想到我走火入魔之下杀的那些人,我就整夜整夜睡不好。我告诉自己要努力活下去,没关系。我告诉自己要活泼开朗点儿,于是,我故意装出比之前更大咧,更活泼的个性。”

“我骗不了自己。”桃桃泣不成声地说,“你知道人一睁眼的时候,身在棺材里是种什么样的体验吗?我怎么喊,也没有人来救我,我喊得嗓子都哑了,我使劲儿挠棺材板,把棺材板挠花了,我以为自己又要再死一次。”

“我好不容易遇到了琼思姐姐他们,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打扰我,我一看到你就会忍不住想,想到从前那些事儿。”

太过强烈的感情波动,终于抽空了桃桃所有的力气,桃桃抬手胡乱地擦了两把眼泪:

“求求你,放过我吧。”

她求他放过她,她说她一看到他就僵硬就难受,他是她恨不得甩开的赘余,他代表的就是她过往的伤痛。

常清静脑中轰然一声,魔念随之而生。

少年眼里空茫,没有焦距,完全是任由着本能走上前,趁其不备封住桃桃各处大穴。

桃桃愣了一下,霎时间便感觉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常清静你——”

她错了!!她不该激怒他的!!桃桃心里又急又气,看着面前这眼珠子发红的常清静,感到了一阵久违的恐惧。

都说神经病情绪不稳定,她逞一时口快,招惹他干嘛!!他会恼怒之下干脆一气杀了她?还是干脆也砍下她的手,击碎她的丹田?像杀了张浩清一样杀了她?

桃桃警惕地看着常清静越走越近,却没想到,他竟然将她按在桌子上,垂着眼睫去亲她。

少年几乎偏执的,着魔的失去意识般,眼珠血红地去亲她,滚烫的手牢牢地扶住了她的腰身。

“桃桃、桃桃,对不起……对不起。”少年梦呓般地道,散落的乌发间,露出猩红的兔子眼。

他扣住她的腰身用了很大力气,亲她的时候,浑身发颤,好像是卑微的讨好,胡乱地,亲吻着她的鬓角、额头,鼻尖。

常清静在亲她。

只是这个念头,意识到这个想法,就让桃桃浑身上下忍不住哆嗦起来,一阵强烈的恐惧油然而生,脑子里几乎被我屮艸芔茻刷了屏。

随即翻涌而上的,是一阵油然的恶心。

她曾经暗恋过他,暗恋中的小姑娘当然也会幻想心上人甜蜜的吻,但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

伴随着吻一路往下,好像有什么温热的液体落在了桃桃肌肤上。

常清静哭了。

桃桃如遭雷击,不可置信地转动脖颈。少年低泣、哀求,众人眼中一剑震铄八荒的剑仙,此刻抖得像个鹌鹑,唇瓣辗转也是冰冷的。

如果说一开始常清静的吻还算克制,可到最后,却像是失了控制,变成了陌生的,贪婪的,濡湿的吻。

好像只有这样,只有这样亲密的贴合,亲密的结合,才能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才能再也不分开。

宁桃挣扎得很厉害,却还是被他压得喘不上气来。

她被迫仰着头,他的手垫着她的后脑勺,胡乱地亲她。

口水不受控制地顺着嘴角往下流,从脖颈一直滑向了紧密相贴的温热的胸膛,濡湿了他本来就湿漉漉的衣袍。

她唇瓣里甚至还含着他一缕乌黑的长发。

她往后退得越厉害,就被含得越深。

身上柿蒂花的襦裙散落了大半,露出了鹅黄色的肚兜带子。桃桃用力偏过头,唇齿分离的刹那,甚至在半空拉出了一条暧昧的银丝,

落在了他修长有力的指尖。

亮莹莹的。

一看到常清静指尖上那条银丝,宁桃终于受不住了,又哭了出来。

少年面色苍白中泛着潮红,眼神清明又夹杂着令人心悸的汹涌的欲望。

她虚岁16岁那年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异世,之后一年半的时间暗恋常清静,复生后又一年半的时间,如今不过刚满18周岁。

小姑娘哪里有过这种接吻的经验,眼见这堪衬淫.糜的一幕,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

就在这时,常清静好像终于回过神来,魔念散去,看着面前羞窘得哭了出来的桃桃,常清静面色惨白,眼里终于流露出了点儿畏惧之意。

“桃、桃——”

言还未了,禁锢刚一松开,少女突然弯下了脊背,当着他的面“哇”地一声全吐了出来。

常清静猝不及防地就被吐了一脸,怔在原地,秽物沿着乌黑的发丝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

又顺着道袍往下滑落。

屋里霎时间安静得可怕。

桃桃眼前发黑,胃里一阵翻涌,又恶心又愤怒。

她昨天到现在其实都没吃什么东西,吐的大多是酸水,吐到最后,胃好像都要被呕了出来。

常清静冷不防被她吐了一脸,呼吸陡然安静了下来。

桃桃眼里几乎不加掩饰的厌恶,令他如坠冰窖。

发丝上犹黏连着秽物,常清静想,原来,他令她厌恶到了这种地步。

沉默了半晌,常清静什么也没说。

她与他之间身高差距太大,若想要帮她揩去唇角的污渍,跪下最好。

于是,他默然地半跪在了这一地秽物面前,沉默地想要帮她揩去唇角的污渍。

桃桃却一偏头,躲过了,嗓音沙哑,却还是那句话:“常清静求求你放过我吧。”

屋里安静极了,夜风夹杂着大雨从门前的布幔中卷入,周遭安静得好像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

常清静缄默不言,直起身,脑子里机械性地缓缓重复着那句“求求你放过我吧。”

她求他放过她。

他抽身站起,嗓音喑哑:“好。”

跌跌撞撞,孑然一身地迈入了那场夜雨中。

喜欢一篇古早狗血虐文请大家收藏:(www.lwbaba.com)一篇古早狗血虐文乐文吧更新速度最快。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最新章节 -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全文阅读 -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txt下载 - 黍宁的全部小说 -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乐文吧

猜你喜欢: 炮灰不想死(快穿)神算大小姐四分之一妖[西游]六耳是个女孩子傻了吧,爷会飞![清]再不努力就要被迫继承皇位了快穿之陈舟游记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朕不行,朕不可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天才神医宠妃缪斯病娇战神得哄着余污我家成了妖怪收容所公主艳煞大佬的种田生活杀破狼我有药啊[系统]将军长命百岁[三国红楼拉郎]金风玉露歌修仙与男主为敌奇怪的先生们神魔之玥上为尊寻找异能之主嫁给迂腐书生
完本推荐: 超级搜鬼仪全文阅读小青鸾今天穿去哪里呀全文阅读明月曾照江东寒全文阅读医绝天下之农门毒妃全文阅读综琼瑶—善气迎人全文阅读重生之二世祖全文阅读顺明全文阅读春风吹(女尊)全文阅读唯我独法全文阅读(穿越修真)误佛全文阅读锦鲤大仙要出道[娱乐圈]全文阅读寒鸦全文阅读一朝成为死太监全文阅读病娇大佬求放过[快穿]全文阅读傅医生我暗恋你全文阅读今生我要做好人全文阅读光明圣女拯救世界全文阅读有只海豚想撩我全文阅读一座城,在等你全文阅读仙之雇佣军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低等动物我在全职法师世界想要稳健发育传奇浪潮十八年烟缘树与月老的官方cp故事摄政王[综武侠]我的师长冯天魁裙下臣剑圣大魔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西游:刚上封神榜,加入聊天群!超神宠兽店在漫威世界点满防御力我的神通有技术拐走小和尚晋宫玄迷之百首宫门案我有一座极品宗门九星之主重生之锦绣美人谋农门婆婆要修仙养了一只小狼崽[西幻乙女]被退婚的贵族小姐暴富了我翻红后成了团宠三国:我真的不是猛将!大数据修仙二分之一不死[无限]今天我又被迫复活我在游戏当神豪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网王:最强老师这个诅咒太棒了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txt下载手机版 - 黍宁的全部小说 -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乐文吧移动版 - 乐文吧手机站